两次被资本抛弃,郎迈酝酿独立上市

6月9日,有媒体消息显示,旗下拥有方便面、面业和饮品在内的食品巨头今麦郎证券部正在密谋今麦郎面品公司的IPO事宜。6月9日,媒体报道显示,拥有方便面、面条行业和饮料的食品巨头金迈朗证券部(Jinmailang Securities Department)正在策划金迈朗面条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

虽然官方金迈朗目前没有透露更多具体信息,但如果上述信息属实,也证明了日新食品(Nissin Foods)相继出售的、独一无二的金迈朗是否已经决定自行上市,不再依赖外资。金迈朗的上市进程能否顺利?如何打破被前两名股东拒绝的诅咒?据媒体报道,6月9日,金迈朗运营中心证券部组织了金迈朗面条有限公司的启动会议,其中选择承接金迈朗首发项目的金迈朗董事长范现国和中信投资证券有限公司、北京国丰律师事务所和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席了会议。

范现国说,“2016年中国经济将会有一个转折点,大多数企业将会发现难以经营。这不是因为公民的购买力下降,而是因为经济结构发生了变化。

好企业会更好,坏企业会更坏。

因此,在搭建大型营销平台、实现未来1000亿元收入、整合资源、降低支出的目标指引下,金迈朗决定进入资本市场。

“对今天的郎迈来说,1000亿目标不是一个小数字。据记者了解,目前郎迈只有100亿元的收入,仍远未达到1000亿元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金迈朗自2016年以来在产品创新方面进行了多次尝试,并努力打造明星产品。

中信建投证券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许子通先生指出:“从中国证监会最近的审查来看,上市公司很多,但好公司却很少。

今天的郎迈是旗杆型企业,可以带动行业的发展。它现在规模很大,其长期目标比现在大得多。资本市场当然欢迎像我们这样的企业。

同时,金迈朗首次公开募股项目企业负责人表示,将结合金迈朗提出的定位,严格执行公司上市。

至于今天小麦粉产品独立上市的消息,记者立即从今天的小麦粉产品中寻求确认,另一方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目前也从媒体收到消息,没有透露更多具体信息。

今天的郎迈从方便面开始。

20世纪90年代初,康师傅、统一等著名方便面公司都将目标市场锁定在城市市场,一时忙得顾不上广阔的农村市场。

当时,金迈朗的前身是河北华龙面条集团,该集团仍然非常薄弱。然而,华龙看到了中国农村方便面市场的巨大潜力。另一方面,它没有实力在高端市场与大品牌竞争。因此,它选择先在低端市场扩张。

几年来,华龙已经发展成为具有竞争优势的区域知名品牌。

尽管中国整个农村市场的主导地位已经确定,华龙方便面在城市市场仍然是一块空白色。

面对“康师傅”、“统一”等大品牌在当时的农村市场渗透,以范现国为首的华龙高层领导意识到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因此,华龙必须突破并打开高端市场才能发展。

然而,位于中低端形象的华龙品牌不得在城市市场使用。

于是,一个全新的子品牌“金迈朗”成立了,以全新的形象被城市人认可和接受。

然而,今天郎迈遭遇了日资企业的清算。

此次“清仓”活动可追溯到2015年11月,日清以4648万元的价格投资并出售了其在金迈朗纸制品上14.93%的股份,以2.41亿元的价格投资并出售了金迈朗食品上14.93%的股份,以1.63亿元的价格投资并出售了金迈朗面制品上14.29%的股份,销售额约为86亿日元。

“在价格低廉的农村地区有优势的金迈朗和在路线高端的城市地区有优势的日新在战略上有明显的差异。

”当时日本媒体说。

事实上,随着中国内地消费水平的提升,许多方便面生产商正向高端靠拢。

从康师傅和统一2016年年报来看,康师傅方便面业务的毛利率为31.3%,统一方便面的毛利率没有披露。如今,郎迈的地位与其竞争对手不相上下。

对此,日新“清理”了伊玛戈朗,称其在2015年收购并随后出售伊玛戈朗的所有股份已成为2015年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

此外,日清集团表示,今天“清算”万客隆时,其亏损约为8500万港元。

由于金迈朗不是上市公司,其具体表现无法证实,日新的公开声明也暴露了金迈朗面条业务的一个不好的角落。

然而,随着他的逐步扩张,郎迈开始吸引外资。

日本方便面公司日清就是其中之一,日清的进入也为双方的纠纷埋下了隐患。

资本抛弃饮料不仅仅是面条行业,今天郎迈的饮料行业也被其合作伙伴无情地抛弃,原因与之前的日清相同。

本报记者曾报道,2016年5月9日,统一以12.91亿元的价格出售了金迈朗饮料47.83%的股份。双方10年的合作结束了。

至于10年后选择“婚姻”的原因,统一答复称,“分阶段战略目标基本完成”。然而,今天郎迈解释说,“在公司走向资本市场的过程中,它受到‘同业竞争’和统一的限制”。

据报道,金迈朗与统一的“联姻”始于2006年2月。金迈朗投资有限公司和统一企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金迈朗饮料有限公司,金迈朗在成立之初曾将“婚姻”定义为“十年规划”中的重要一步。

早在2012年,统一(中国)就宣布该公司正在与许多潜在买家讨论,并提议出售该公司两家全资子公司持有的金迈朗饮料47.83%的股权。

中国食品工业的研究员朱彭丹认为,“在同一个行业中,双方都有竞争”。今天的郎迈饮料包括矿泉水、茶饮料、果汁、维生素饮料等。,这与统一旗帜下的饮料类别一致。

关于今日郎迈股票的统一抛售,业界普遍认为,这与今日郎迈饮料的发展没有达到预期有关。

合资之初,双方曾公开表示,到2015年将实现“100亿元收入”。然而,根据统一企业(中国)披露的业绩数据,2015年郎迈饮料销售额仅为25.82亿元,税后净利润为1.81亿元。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降11%以上,仅为此前承诺的100亿元目标的四分之一。

朱彭丹分析说,统一和现在的郎迈之间的联盟并没有给统一带来多少绩效上的帮助。

此外,两者在市场表现和定位上的差距正在扩大,这也是“分手”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统一战略转向中高端时,郎迈今天的低端市场优势不再满足统一的需求和定位。

经过反复的比较和选择,琦君首都最终还是被选中了,按照现在郎迈方面的说法,经过统一和撤退。

据数据显示,多年来,琦君资本一直被权威机构评为亚洲最佳私募股权基金。目前,其管理资金总额超过80亿美元,在10个国家的交易总额达到130亿美元。它也是亚洲领先的餐饮私募股权基金。

金郎迈还表示,琦君资本的进入“标志着该公司向资本市场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统一企业还表示,“我相信琦君资本能够为今天的郎迈饮料带来全球资源和资本市场运营经验,帮助今天的郎迈饮料走向下一阶段的战略目标。

这一声明被业界认为是郎迈有意独立上市饮料业务的过度表达,但出乎意料的是,面条业务的上市却提前了一步。

日本政府和日本政府相继指出的两大面粉制品和饮料行业表现不佳,能否顺利上市,只是一个问题。

发表评论